头像即对象
不解释

头像是清方给我画的【。
夸夸她



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


乙女星人
bg洁癖
百花百狼半藏槐不拆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2017.10.21

和爷爷约定了高考后让我爸开着车到爷爷小时候生活的太湖边去看一看,去了解那些和家族历史有关的东西

当时真的很担心会不会出事……

但是

我们终将完成约定


和爸说了高考后要把苏州所有没玩过的地方都去一遍,主要我是想看看澹台湖还有欧阳修墓

澹台湖的话是和孔子的弟子澹台灭明(子羽)有关【PS:其实我是子路,子贡和子夏的小粉丝】啊不,其实在苏州看桥湖映月最美的就是那里…那个唐代修的宝带桥有整整53孔。苏州其他的(好像最多的是十八孔桥)都因为各种原因变成九孔的了……

说起来范仲淹和欧阳修这两位我现在真的搞得混起来了,原来还以为范仲淹墓在我们这边。范仲淹好像没葬在范氏祖坟里,他母亲不是正妻啊。不过不管怎么说,虽然范文正公不是嫡长子,但是他绝对比那位嫡长子更有出息,国太夫人肯定很为他感到自豪的。

还想去陆墓看看,听说现在好像不叫这个名了,听说改成什么什么村了?不过好歹可以夸夸我是陆逊老乡(喂)。历史上三国陆逊不是三国演义里写那样年轻,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这并不会减少一丝一毫的恭敬之心。

觉得自己的家乡苏州真的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啊,自己都有些不配生活在这里了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包括祖籍也在这里的人我真的是对自己的故乡不甚了解,我真的感到非常惭愧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真的很喜欢这里,苏州有五千多年的历史文化积淀,并不是其他地方能够比得上的,作为苏州人我真的很幸运,虽然一直很向往北方的雪,但是比起苏州,就算不去那边也真的没有关系的!

虽然江苏的高考很难,我也不是那种能考得上什么985,211的人,之前还赌气说什么大不了去延边大学这种话,我也是很烂的人,但是我一定会努力的,为了能够继续在自己喜欢的这个地方生活下去,为了能够活下去,为了能够不被碾压在社会的车轮下,也为了不丢自己家族的脸,为了那些祖先们,虽然我很烂,但是我还是不能放弃。

之前听父亲说太奶奶去世时族谱还在的后来就不知道到谁手上了,但是我真的是很想重新把族谱找到的,重新修也可以,虽然我的名字不可能填上去,但是如果能尽我自己的力量的话就好了,不过真的很难啊……

有些事真的,就算我以后会过得很差或者是别的什么,就算我以后不结婚也没有好的工作,但是这种事就算我不能亲自去做我还是会时时刻刻记在心上的

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分能出事在我们家,到现在还能了解到别人很少知道的家族传统与文化,虽然我们家的人从爷爷那辈就已经一根散作九秋蓬了,但是每次听到父亲和爷爷说那些事心中都会有所触动

我们学校高中两周放一次,周末真的是太宝贵了,和亲人见面的机会也很少,每次回来周六上午一定会去爷爷家。以前每周都去的时候也没那么重视,现在每次去都会追着爷爷问一大堆他年轻的时候的事,还有我们家族的事。虽然听着真的很多,但是我能牢牢抓住的真的太少了

不过还好,太奶奶(南方这边对曾祖母的称呼,也可以写成:太太)在世最疼我爸,什么都和他说,爷爷奶奶有些不清楚的他都清楚,都知道。今天爷爷和我说前年去看太湖边那个老家的时候,上面已经贴了文物保护的牌子的时候,我爸插了句嘴:以前领导陪客人去看雕花楼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噔噔噔回去看老房子。

我当时真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虽然我不是我爸,但是我真的能感受到那些东西,一个人独自回到已经不属于这个家族的老家的那种感觉。也许不可能真的和我爸感受一样,但是我觉得,爸那个时候每次找机会回去看都会是这样的——上面贴着”市政府重点文物保护“的牌子,墙上还是和以前一样布满斑斑点点,灰黑色的瓦片和以前一样参差不齐,大门门闩上的锈比以前更多,漆(很有可能是我爷爷的外公当年亲手制的亲手漆的)也掉了更多。你想进去,却发现大门紧闭,而你也已经不属于这里了,再也没有你的奶奶陪你整夜唠嗑家里曾经发生的故事、你在半梦半醒中听着那些事,似懂非懂,但是很多年之后你比谁包括你的父母都更懂那些事。

初中的时候,老师在课上让同学念她写曾祖母的文章时,我一个人在那边抹眼泪,心里想着:你见着你的太奶奶了,我都没见过。

太奶奶在我出生前一个月死了,一直以来都觉得非常遗憾。她没有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孙子的女儿,我也没有见到最疼爱我父亲、给我父亲讲了那么多故事的她。

常听我父亲讲起太奶奶,太奶奶临终的时候有那么多东西是想留给我父亲的,结果我爷爷那辈那么多兄弟姐妹在争,我父亲作为小辈知道自己没法开口(我父亲其实和我说过,他心里是想说:那些东西是奶奶留给我的),最后眼睁睁地看着那些东西连着那老房子一起被拉出去卖了。

那老屋阴气其实挺重的,后来住进去的人都出各种各样的事。我父亲感叹:那房子只有我奶奶镇得住啊。我觉得我的太奶奶一定是位像红楼梦里贾母一样的人吧,有她在,就什么都好了,连鬼怪看见了她这样有福气的人也不敢作威作福了。不要说这是迷信啊,古代人其实都是有说法的。

其实我以前听我爸说那件事的时候,当时想着: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回那个老房子看一看,我一定要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天井里朝着布满灰尘的厅内大喊一声:“我回来了,和我回家吧!”现在的我也抱着这样的想法。虽然我比起太奶奶真的差太多了,福报也没有那么多,但是我想,就算是鬼的话,一个人一直在那边也会很寂寞的吧。

爷爷口中那句:我现在想想,我的外公年轻的时候也是一条好汉!真的是让我非常地惊羡。出身在太湖边小村子的祖太外公是个漆工(当时会制漆的真的是非常受尊敬的),在别人家姑娘出嫁的时候不仅会将床柜什么都漆上鲜亮的颜色,还会吹拉弹唱。我爷爷和我爸对乐器的天赋估计就是从他身上继承的……我……我是个什么乐器都不会的废物……

家族的历史都是相似的吧,祖太外婆最疼的孙子是我的爷爷,就像我的太奶奶最疼我爸一样。我爷爷说,那年他当兵出差正巧就那么一天回来,上午祖太奶奶还吃了红烧肉,见了他很高兴地笑着,晚上就一个人静悄悄地走了。爷爷说:我那天回家竟然真的是给她送终的。这样是最好的吧,我的爷爷也是陪着他外婆到了最后。

还有很多事,还有很多人,还有今天上午听到的太外公的事,谁都不知道他死在了哪里……我也是明白了为何我向我爸推荐日本文学作品的时候他是那样地反感。那14年间死掉的人在我们这代人眼中只是”3500万“这个数字,而对于我父亲这辈人来说,是发生在他们祖父辈身上的,真真实实的事,对我爷爷来说,是发生在他们父辈身上的真真实实的事。

作为一个有时候还在玩着日文游戏,看着日漫的我,真的是堪称不孝子孙

林语堂写《京华烟云》,张爱玲写她的家族,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是很久之前吧,我也想着写自己家族的事情,最早构思是从我爸身上写,但是今天上午去过爷爷家之后,我觉得这样切入不够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也不一定写得出来……

如果我能写出来的话

我会尽力的











评论 ( 5 )
热度 ( 10 )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