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任何腐向!!!
拒绝任何腐女来说教我!!!
决不妥协!!!


高三

亦余心之所善兮 虽九死其犹未悔





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2018.4.30

Day 38


还剩下没多久了,但是真的感觉已经支撑不住了吧……

其实真的没那么看重结果,但是还是觉得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已经有那么多失败的案例了啊,退档什么的……

算了,其实就算不是985 211又有什么关系呢?再退一步说,就算不是一本可能也没什么关系吧?

至少我知道,爷爷说的那句话总是没错的:能够录取你的大学就是好大学

不然马云怎么会说世界上最好的大学是杭州师范呢?


不是很想继续谈这些了

说起来今天中午为了下午补课出去吃面的时候,在街边看到了一家招牌名为“彦博什么杂货店”的五金店。当时就想到了习凿齿,一瞬间真的特别想哭,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彦”这个字首先想到的就是...

占tag抱歉,但是
刚刚排位遇到超好的小丑!居然带着我找了半张地图然后把我扔地窖了(以前的小丑明明是一个比一个凶的啊
然后就加了好友带我排位简直。感觉自己技术这么差总是拖累别人……
然后我用园丁他用“慈善家”,社园简直。感觉是专门为了我才用克利切的???(感觉被拉入社园坑……)
人间有好人啊
想到中午那场排位我用空军然后有个人特地换佣兵,我被绑了在那边来来回回跑几次来救我最后一起死了?(吐槽一下蜘蛛有多么恶心…)
佣空真是好,军侣情深,死也要死在一起
激动到忘了截图(

文天祥富贵不能淫这说得真的是……
好歹他以前也是个整天逛青楼的公子哥啊
然而这种人就算整天玩也能高中状元,毕竟不是我们这种一般人可以比的,最后国家有难能够宁死不屈,真的是太伟大了。
非等闲人可比啊,真的是上天选中的那种人吧

 以及感觉→反差萌(喂

其实我真的是粉,不是黑,不是黑

和北洋水师那些人,还有杜牧,白居易什么的很像啊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day 45

兰大

六言《怀左相有感》外一首

怀左相有感

大漠军行万里,经年旧衣几改。

勒马瀚海回望,玉门新柳谁栽?


忆甲午二昌

丁公仰药死,邓公驱舰亡。

甲午此二公,后世永铭昌。 


第一首本来只是想要感怀一下姜恪还有姜宝谊的,后来觉得对李广,卫青,霍去病,马援,薛仁贵等人也同样适用。这些人都是真正的塞上长城。其实完全不是六言绝句的韵啊,不过也没办法了。最初真的只是因为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大漠军行万里”这样一句才想着要补全的。

后一首是因为历史课二轮复习开公开课的时候那个材料是丁汝昌,同样名字里有“昌”,同样是为了国家死在了甲午中日战争中,他们是最伟大的,最该值得被我们记住的人们啊。

记一下高考后要去的地方(暂

灵岩山脚韩世忠墓

澹台湖——宝带桥

昆山亭林公园刘过墓

虎丘五人墓

昆山千灯镇顾炎武墓

天平山范氏墓(只可惜文正不在那里啊,为什么要凭嫡庶论人啊,文正公又是最孝的,陪着母亲葬在了四川)

其他待定


果然虽然整天和别人吹有多么好

但是我果然连自己的故乡也不了解啊

我不管,反正昆山也是苏州的!

苏州地方志网站





虎丘、盘门三景(水陆古盘门、瑞光塔、吴门桥)、枫桥景区、古胥门、宝带桥、横塘驿亭、七里山塘、平江历史街区、铁铃关、贺九岭石关、太平天国忠王府、言子墓、仲雍墓、胥王园、唐寅墓、韩世忠墓、五人墓、王石谷墓、黄公望墓、翁同和墓、双塔(罗汉院)、慈云塔、林屋洞、石公山、明月湾、轩辕宫、三山岛、东山雕花楼、西山雕花楼、雨花胜景、亭林园、香雪海、楞伽塔院、石嵝石壁、天妃宫、沙家浜、冲山新四军太湖游击队纪念馆、东渡苑 



设定控:

地方志官网:

www.dfzb.suzhou.gov.cn

主要是建国后的志书文字版,也有旧志和文史资料若干,可全文检索。...

2018.4.4

在乎的是结果,重要的是过程。

                                                ...

感受一下朝鲜古诗

《乐府诗集》卷二十六引晋崔豹《古今注》云:“《箜篌引》者,朝鲜津卒霍里子高妻丽玉所作也.子高晨起刺船,有一白首狂夫,被发提壶,乱流而渡,其妻随而止之,不及,遂堕河而死.于是援箜篌而歌曰:

“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声甚凄怆,曲终亦投河而死.子高还,以语丽玉.丽玉伤之,乃引箜窦而写其声,闻者莫不堕泪饮泣.丽玉以其曲传邻女丽容,名曰《箜篌引》.”


写史读史以史为鉴
有用吗
没有
历史就是轮回


关于姜恪的几个疑点以及引申

讲真我挺好奇姜恪的事的

之前无意在小学部墙报上看到了”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的句子

姜恪既然是左丞相,想必史料不少?

我去查了一下,到现在感觉非常迷?就和季汉的陈到差不多??

首先资料非常少

《新唐书》和《旧唐书》上目前只查到了


三月甲寅,姜恪为凉州道行军大总管,以伐吐蕃。

二月己卯,姜恪薨。                   

    ...

2018.3.24

这两周事真的太多了

又是一模又是高考体检又是今天上午的英语口语

一模嘛也就那个样子了

总之只要自己在努力就好了,至于结果可以不去考虑,毕竟是上天所决定的

感觉高三的这个学期自己真的是很幸福

每天都很充实,每天都能把很多事做完,每天不会的题目都能弄懂,每天也会做许多新的题目

重要的还是心态吧

因为自己一直是那种容易紧张的,无论练多少次兵也没有用的吧,高考什么的其实我真的也放开了,还是看那个时候的临场心态吧

这次数学也是堪称最简单的一模试卷了,但是我至少有20分都是看错题目或者算错,失误果然比以往要多得多,不过还是有幸在大市平均分之上吧。大市从来没有数学平均分超110的啊

每次发...

我就谈谈几个不喜欢的古代人

不想引战,不打他们个人的tag

如果看到了,不喜欢的话,请右上角

不吵架!!!

会言重,不适请右上角


涉及人物:元稹、苏轼、苏辙、钟会



总之我摆明态度

别跟我提元稹和钟会

我就是恶心

姜维清楚地记得

自己投靠季汉的时间——建兴六年

那一年,他二十七岁

子龙将军七十一

赵统赵广两兄弟比自己大一些

还有伯苗和子均

都是些游离于荆州和益州两个团体之外的人

或是意气用事,或是性格使然

从不在乎那些人到不屑于和他们交往

似乎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

而自己呢?

本身就不属于那里

几套枪、几句话、几杯酒远比那些朝堂上形形色色的人更为真挚


千觞不醉,笑谈至天明

甚至在最后还约好了来年再共睹那满地的白梅

然后谁都没有等到那一刻


北伐的战鼓再一次敲响

出征前正宴饮的自己还想着归来后就能完成的约定

可是那跌跌撞撞哭着冲进来的

又是哪两个人的身影啊!...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