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乙女星人
文炼坑中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黎明

(日)岛崎藤村


我愿化作一片云

天边一抹绯红的云

黎明的一片云


我愿化作一片天

冲出黑夜发亮的天

黎明的一片天


我愿化作一泓水

坡上春光艳艳的水

黎明的一泓水


我愿化作一棵草

鸽子足下轻柔的草

黎明的一棵草


讲真我还真想读读他的《破戒》啊

这首诗表达的应该也是当时日本知识分子普遍的失意迷惘与绝境中的希望吧

现在的我 在变优秀 也在等你

小魚:


青春时期的爱情,是美好的、纯粹的,它无关金钱名誉,只是单纯的我喜欢你,而你正好也喜欢着我,然后我们在一起。然而青年时期的爱情大多难以走到结局,太多的因素包括外在的内在的,想要跨过重重障碍,太难了也太累了,能有美好的遗憾已经是不容易,但是在花季爱过一个人,确实能够使自己成长,完善自我。
到了20岁,步入大学生活,看到校园一对对情侣漫步校园,说不羡慕是假的,但是心中也并非十分渴望一段爱情,相爱并没有那么容易,两个人两情相悦兴趣相投互相磨合又谈何容易,恋爱中的不安、失落、思念、冷战,所有所有的情绪都要能扛得住,要足够成熟。柏邦妮在《老女孩》说过:“我们爱一个人,就是交给这个与我们对...

2017.5.13

我就不明白芥川龙之介怎么能抄了佛教禅经里的一个故事把人物名字和地点改成日本的写成《罗生门》,抄佛教公案改了名字写成《蜘蛛之丝》还被世人,尤其是被某些(无知的)中国人这么捧
讲真我就想问句:啊有中国人知道他在《支那行记》里讽刺中国的啊?!!!

相比之下中岛敦真好啊。《弟子》《李陵》《盈虚》《高人传》全是中国的东西,他只是升华了一下,而不是不理允许地拿过来说成是自己的东西


我觉得现在某些人,真的是玩了日本的一个游戏,或者是看了什么动漫,然后日本就啥啥都好了

真的是

自己都认识不到这是一种悲哀啊

这可真是悲哀

文アル世界观问卷

朝雾灯:

初衷是想知道各位司书对文炼世界观的私设和想法……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理我,just let it go let it go。以下是使用事项,如果要使用的话希望能把它复制在文前~


更新日志:1/22 删减一问 增加一问


———


· 这是关于文豪与炼金术师世界观私设的问卷。


· 可以随意删去不想答的问题、增加想答的问题,也可以随便修改,亦可以只挑其中几个问题作答,总之请随意使用它♂


· 可能会不知不觉地增加。如果有想增加的问题也可以留言。


·...

2017.5.12

今天是大地震!不

我就说个事吧,外加点文学评论。


欸,刚刚放学回来在公交车上。我当时上车之前在看德田秋声的《假面人物》,车来了就翻在那页上上车了,上车后准备放起来的,结果书上面有小虫子,为了不压死它我就一直翻在那页,盯着它看。结果旁边一老大爷说:“你看你啊,都戴眼镜了还在车上看书……”这个时候恰好虫子飞走了,我就把书收起来,然后给老大爷看到封面了,他又开始:“要看就看名著嘛,这种有什么好看的。看名著出去才有谈资嘛。”然后我特别尴尬,就在那边笑笑。讲真,其实真的不是什么名著不名著的问题吧,是因为是日本小说的原因吧。虽然说我觉得《假面人物》真的不怎么好看,但是我真的想和那个大爷说:...

【渣翻】bslog17年6月号白桦派文豪采访

露子:

白桦派也很棒啊……然而我没有潜出有岛没有潜出有岛没有潜出有岛(

一如既往的渣翻,看看就好【


武者小路实笃
——喜欢的食堂菜单是?
是问我喜欢的菜单吗?  那就是鲑定食了!  果然我在吃米饭的时候是最幸福的。能吃到很多蔬菜的话我会更加开心的。
——对于白桦派的他们,你是怎么想的?
能够再次与志贺和有岛一同交谈是件非常幸福的事情呢。无论过了多久,他们都和从前一样,是互帮互助、志同道合的朋友。
——说给努力的司书桑一句话!
我觉得,我和你的理想是相同的!  战斗方式虽然不同,但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所以,那个……接下来也一起...

【渣翻】bslog17年5月号自然主义文学组文豪采访

露子:

啊自然组都是天使【安详


以及渣翻啥的随便看看就好x


本来藤村原话是唐揚げかな,我就想翻成炸鸡吧……吧…………算了,说鸡不说那啥文明你我他(x



岛崎藤村
——喜欢的食堂菜单是?
炸鸡……问这个问题是想做什么?  莫非是为了决定下个菜色来取材的。真是这样的话,我想吃炸小鸟呢。
——听说你想要结成“不起眼的秋声应援会”。
是啊……。他在烦恼自己不起眼,所以我想让他打起精神……。可他想让我改个会名,我现在在思考别的名字。
——说给努力的司书桑一句话!
我不知不觉间总会招人讨厌,但你能认可这样的我,我很高兴。希望下次能慢慢向你取材呢,我会...

萩原朔太郎&室生犀星:相遇,以及一段友情

Summer Garden:

司书朋友们,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特别好特别开心的日子。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说什么情什么人什么节,我是说——103年前的今天,我们的诗人萩原朔太郎和室生犀星,在前桥站相遇了。


为了纪念这个特殊的日子,今天就跟大噶唠唠史实上的他俩是如何相遇,以及日后如何相处的吧(´-ω-`)



如之前在萩原朔太郎neta(http://weibo.com/6075710816/Ep7CL6SMt)中提到的,两人是通过北原白秋主办的杂志《朱欒(ザムボア)》相识的。27岁的朔太郎看到犀星发表在朱欒终刊号上的《小景异情》组诗(顺便一提文炼的犀星...

《菜穗子》刷完
我只想说:主角没一个正常人。菜穗子,都筑明还有黑川他妈,不作死就不会死。
没有《起风了》好看,不是很懂樱花妹的口味[毕竟当时最早是连载在日本的一个女性杂志上的]。感觉明显崛辰雄就是在走川端康成那个风格了。讲真我是一向不喜欢那种风格的,环境气氛,心理描写大于一切,情节什么的不管不顾,就是专门写出来让你看不懂的,对不起,我拒绝。菜穗子和都筑明的关系明明就像《雪国》里的主人公和叶子的关系,反正我是没觉得他们特别喜欢对方。顺便就个人认为,那个八岳山的疗养院应该就是崛辰雄本人患肺癌后住的地方。
所以说,日本的小说,对我来说真的感觉是不是真的只能接受自然主义那帮人的啊…就算是童话宫泽贤治的也是看...

对不起



得肺病死掉也许是件快乐的事
本来是有机会的,可惜那个时候早就有青霉素了
每次跑完800米真的是肺要炸了,差不多要过上好几个小时才能正常
应该是那个时候以为治好了但是其实是有一部分完全坏掉了吧

想对一个人说的话

今天是他200周年忌日
心情也与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
很高兴能知道他,了解他,敬仰他,虽然我只是一个与他相比差得太多太多的人了
也许都是命中注定的
如果能见到他,现在的我不会像之前那样希望他不要再去德意志参加那场战役了,毕竟历史是不可改变的。拿破仑的大军注定不可能卷土重来,正如他的左臂也必将不复存在。我愿意跪倒在他的面前,怀着无限的虔诚去抚摸他身边的钻石佩剑,去亲吻他衣襟上闪闪发着光的圣格奥尔基十字勋章,安娜勋章与大铁十字勋章,去亲吻他那一生的风尘仆仆,去亲吻他干枯而又坚硬的双手,请求他的原谅。
我想将不会再学习俄语,也许我毕生都不可能走进圣彼得堡金碧辉煌的冬宫,也许我甚至也无法拜访您在瑞士的故居,也许…...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省略号-专业脑洞流产:

之前有小伙伴问有声书的事情,推荐一个网站……

唠嗑与感想:一个小天使读者的评论指南

矩阵良:

填坑填到一半跑去知乎上瞎逛,然后忽然真情实感地跟雅湘 @晓汲清湘 唠起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作者与读者,或者说是写作与评论的问题。

摸着良心说,作为作者我是一个特别差劲的作者,这个“差劲”不是指写得差,是指坑品,死在手里的稿子比发出去的多了不知道多少,而且过去的一年压根没怎么动笔写,笔杆子都锈得要断了。但同时我又觉得我还算是个比较良心的读者,虽然阅读量不太多基本读的都是朋友的作品,但是多多少少都给了评论和反馈。因此总体来说我两个身份都有,读者的身份可能比作者还显著一些。

然后发现一个问题,作者们说他们也不能老用爱发电啊爱迟早有一天会发完的时候,读者...

2017.2.6


侵删致歉

id=60686149

起风了,要努力生存下去吗?
不,无需如此。
想想自己现在真是可笑啊,在他人眼里是多么认真努力积极向上的人,但是实际上却是个垃圾,什么都不如。虽然说是那种打定了主意就无法改变的人,但是眼前一片迷惘。未来有什么,要去做什么,不敢想,也不愿去想。多少次地想要自杀,但是想到还有那么多书没看,还没有好好地去了解自己喜欢的那些东西,还有好多的地方没有去过,想到德意志,想到北欧,想到俄罗斯,想到意大利,便也没了主意。也许已经一无所有了,那个家也不复存在了,不过没关系,至少还有脑子里的那些东西,还有梦。不是梦想,而是那些明明就在那里,但是却看不见,明明差一点就能触及到,却始终...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