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乙女星人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比如游戏什么的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2017.11.3

可能是人长大了就更容易像古人一样有所感了吧

这周放学回来,不知道怎么就在公交车上想到了羊祜,突然就特别想哭

倒不是因为定策灭晋什么的,应该是因为那首《与诸子登岘山》里的

羊公碑尚在 读罢泪沾襟

不能成其志而郁结于胸的人真是太多了

羊祜虽然是这样的人,但是讽刺的是他的谥号居然是“成”,没有出师发吴成家国之大业实在是令人惋惜。当然我不是说一定要伐吴什么的,因为我也挺喜欢吴国的。

可能只是悲叹古人的郁郁不得志吧

陈子昂在《登幽州台歌》里的那种情感也是一样的


想想真的是有的时候特别想

就是,如果真的能见到自己喜欢的那些历史人物

真的特别想站在他们面前大呼一声:“都是他...

关于翻译的一点个人看法(以《滑铁卢:四天、三支大军和三场战役的历史》为例)

不接受撕逼


个人觉得吧,现在的翻译是挺多的

但是呢

挺多翻译真的没的说

很多译者只是会点英文

文化历史方面的什么都不去了解 
就直接翻译了 

这种人啊


那我表示就算是个文盲,直接有本字典不也就能翻了吗 


还要这种烂翻译干啥?


这种现象在历史著作或者历史小说的翻译中真的是特别常见

当然,还有那种秀智商的翻译者

比如那本《滑铁卢:四天、三支大军和三场战役的历史》的翻译者陆大鹏

我真的很想骂人好吗

要你来秀智商秀优越???

您省省吧

18世纪还能给您注解成18几几年?

您还是回小学去好好学学吧

啊不

回小学也没什么用...

几句话概括曾经追过现在也喜欢的历史向bg (1)


搞不懂这个敏感词了

之前那个清晰度不够就重来了:)

顺便。)前两个中提到的地点都在维也纳哦

然后以前翻过的一点克劳塞维茨夫妇的东西【好像里面还有科诺夫尼岑和安娜的东西。)

【历史向/江苏高考作文】火车与马车

自从和历史圈的腐女闹不合后挺久没写过历史向的了

但是总是心中放不下

这篇是当时老师让我们写的时候我真的就写了它

卡尔·冯·托尔相关  

 【1812年拿破仑入侵俄国时(沙皇)俄国的军需总监(=参谋长),后任(沙皇)俄国交通部长】

我真的不是很清楚火车是不是他引进俄国的,但是时间上是没什么问题的

写中间那段人群挤着看火车的的时候其实心里想的是如果让托尔斯泰会写成什么样子,我也不知道当时我为什么会那么想

江苏卷作文题 

根据以下材料,选取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 生...

感觉看了泰迪那本书《生命不息:归来》自己也想写个二战的小说,不过肯定不是盟军那边的啦,其实应该是接近《我们的父辈》那种的,虽然写的是德军的战争,但是其实想要表现的是反战主题
如果是空军的话写轰炸机组好了,不过战斗机也可以。海军也可以,写写潜艇兵什么的[潜艇嘛,出事了真的一个人都活不下来的。邓尼茨他儿子好像就是潜艇兵,然后出事了…]其实巡逻舰,护卫舰也可以,但是潜艇的虎狼战术能写的东西更多,所以优先考虑着。陆军的话感觉没什么兴趣?战争片陆军的太多了,不过装甲部队,坦克部队也是不错的题材
但是这种二战的小说必然和历史搭边,估计我的话,也会写着写着就分不清历史和小说的界限吧……另外的话就是目前资料太少了...

苏木太太画的甜姜

五丈原 右边的是绿麒麟

图源推特

id:スオ

侵删致歉

翻译(杂)

一段是wiki上克劳塞维茨和他妻子的,剩下的是科诺夫尼岑夫妇之间的信主要是安娜的

等有时间了再整理


1810年12月10日,他(卡尔·冯·克劳塞维茨)与在社交圈上有名的玛丽·冯·布吕尔公爵小姐结婚了——他们在1803年第一次见面。她是德意志贵族家族布吕尔家族的一员。夫妻俩进入上层社会,参与到柏林的政治,文学和知识精英的圈子中。玛丽受过良好的教育,对政治具有很高见解,她在她丈夫的职业生涯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她还编辑,出版,推介了他丈夫的作品(战争论等)。



安娜总是很担心她的丈夫,因为...

(拟)卡尔·冯·克劳赛维茨写给妻子玛丽的一封信

感觉好久没有写过历史向的东西了呢

不过看了《战争论》的初本序一下子又能写出东西了啊

这一对虽然之前也并不生疏啦

不过真的没有想到甜度这么高////

另外这篇也是为了证明我不是一个只会以女性角度写作的人吧]]]


亲爱的玛丽:

           许久没有给你写信了,请原谅我。最近过得怎么样?孩子们还好吗?他们在学校里依旧是那么认真吗?也不知道有没有给你添乱啊,真是...

三人行(待修改)

首先感谢蕉姐给我的题目提供了灵感
另外暑假不太可能有长篇了😭
鉴于期末考炸了

在俄军中,我们总能发现迪比奇去哪,帕斯克维奇就去哪,托尔就去哪

帕斯克维奇:争功的人不要一直跟在我后面

迪比奇:谁想和你争功啊。托尔,你在吗?快点跟上啊

托尔:欸……等等,我的笔怎么不见了

迪比奇:别找了,大不了我的先借你

帕斯克维奇:你们两个蠢货,这是要去打仗,跟不上就不带你们玩了

迪比奇:不带就不带,反正到时候就没有人给你草拟作战计划了

帕斯克维奇:哎,你们两个…有话好好说嘛

几年以后,迪比奇和帕斯克维奇如愿以偿地成了元帅,托尔也当上了将军,不过他一直担任着迪比奇参谋部里的要职。谁有能想到两个同样...


俗话说人无完人

但是这么多史料看到现在

我讲真觉得米哈伊尔·沃龙佐夫元帅他就是个完人啊


太善良了

真的是好人

1814年帮那些在巴黎享乐的俄国军官和士兵还债

那个one of the best estates其实就是圣彼得堡的沃龙佐夫宫

 把圣彼得堡那个沃龙佐夫宫卖了帮他们还债什么概念啊!


还有1812年博罗季诺战役的时候,他的团是最早战斗的。炮全部打完,和法国人拼刺刀,他和士兵一起战斗,受了重伤,被送到莫斯科治疗。那个混合掷弹兵团的人基本全死光了,战役一结束,那个团就被解散了,因为根本就没剩几个活着的人了。

在莫斯科,有十几辆马车专门...

生、死与祖国

      我们总是会发现,真正热爱祖国的人恰恰都是那些生活在国外的人,而他们之中的大多数,要么是再也没能回到那个令自己魂牵梦绕的地方,要么是走后连遗体也没有葬回故土。

       奥斯特曼·托尔斯泰(”你终于敢把本命的名字打上来了。““讲真我其实想打冯·托尔斯泰的x") 1826年,在面对俄国国内黑暗现实后感到无望,自我放逐去了国外,再也没有回过俄国。最后死在了瑞士,葬在了日内瓦。他的朋友奥地利历史学家雅各布·...

2016.6.11 大约是思考了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于是又开始一本正经了x

等等卡尔大公喜欢自黑这个点好像很戳我x
老天不过想想当时奥地利军队也就他一个人撑起来
弗兰茨,约翰啥啥的都……
自己那么尽心尽心地为奥地利奉献,弄了半天结果被某人说了通坏话,亲哥也觉得自己要篡位真真都哪儿有问题吧
这一家人也太不像话了,根本就不像一家人
想想卡尔真是苦命得要死,因为从小身体不好有癫痫什么的父亲约瑟夫二世居然要把他送教会去
哪有亲生父母这样的啊
还好姑妈→咪咪和自己丈夫切申公爵阿尔贝特·卡西米尔那么好心地过继了他
想想孩子的成长以及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和父母或是养父母有很大关系吧
可见约瑟夫二世是多么地差劲x留在身边的几个儿子真真都那么差劲xxx
)阿尔贝特·卡西米尔公爵和咪...

2016.6.11

……那些人……是应该被骂为叛徒吗?

 如果说,背叛一个人,就等于背叛一个国家,那么,有多少人是真心热爱自己的祖国的呢? 乔治·奥威尔《1984》不愧为一个很好的例子。在主人公所在的国家,英明神圣而又不见其人的老大哥通过投影屏幕控制着一切。所有的公民似乎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集会,工作,日复一日,重复着同样的事情。每天都宣誓着对祖国,对老大哥的绝对服从。但真的是这样吗?答案是显然易见的,有那种怀疑,反抗精神的人,不在少数,只是大家,都隐藏得很好。那么试问,除了那些真理部,或是友爱部改造出来的人,又有多少人是真正从心底崇拜老大哥的呢?大家难道甘愿受到压迫,受到...

关于《1812~1813:出国远征》第一二集的吐槽(涉嫌严重剧透)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还记得《拿破仑侵俄战争》吗?

昨天晚上,成功地用俄文键盘把片名1812:入侵(1812 Нашествие) 打出来放到谷歌上搜了,主要是想看看有没有俄英字幕的

结果发现了续集1812~1813:出国远征(1812-1815. Заграничный Поход. )

于是满怀希望地去看了

不过我现在真希望当时心态别这么好

以下是关于第一,二集主观很强的大长评,请谨慎观看

多余的不会多说,基本都是我个人关注的几个点


第一集


开头其实我还是很满意的

比较系...

2016/6/8(俄历6/19)

费奥多尔·尼古拉耶维奇·格林卡诞辰快乐

向这位为后人留下了非常宝贵的卫国战争回忆录的军官,文学家,十二月党人致敬!


(虽然我还没开始看……x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