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乙女星人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比如游戏什么的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翻译(杂)

一段是wiki上克劳塞维茨和他妻子的,剩下的是科诺夫尼岑夫妇之间的信主要是安娜的

等有时间了再整理

 

1810年12月10日,他(卡尔·冯·克劳塞维茨)与在社交圈上有名的玛丽·冯·布吕尔公爵小姐结婚了——他们在1803年第一次见面。她是德意志贵族家族布吕尔家族的一员。夫妻俩进入上层社会,参与到柏林的政治,文学和知识精英的圈子中。玛丽受过良好的教育,对政治具有很高见解,她在她丈夫的职业生涯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角色。她还编辑,出版,推介了他丈夫的作品(战争论等)。

 

 


安娜总是很担心她的丈夫,因为她知道他在战场上总是奋不顾身“请为了我们照顾好你自己,孩子们不能没有你,我也不会再好下去了。我不需要你的许诺,但是你是我生命中的一切……”
因为关心她丈夫的身体健康,她将所有的生活必需品都寄到军队里去:毛衣,袜子,衬衫,家里的肉汤,松鸡,甚至是他丈夫的药……
“上帝不会离开我们,只要你还活着,领土没有被入侵者占领,去拯救我们的祖国吧……我爱你的整个师(第三师)我为你们所有人祈祷,愿上帝拯救你们所有人……”1812年8月27日,博罗季诺战役之后,彼得马上给安娜写了信:“我不想要升军衔,也不想要接受(精神上的)洗礼【原文是be baptized】燕尔新婚的欢乐已经不再在这个世界上陪伴我了。亲爱的朋友,请你拿回你的心吧……”【其实科诺夫尼岑的意思是:我要死了,你别管我了……】


好吧太沉重了
来段有趣的


尽管在热恋时有伴侣的保证,安娜还是在一封信中这样给(彼得·彼得罗维奇·科诺夫尼岑)写道:“你们这些男人啊,都是一样的,我死了,你就会去再找一个漂亮女人,忘了我——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简直是见鬼!”

 

其实偷偷透露下彼得·彼得罗维奇·科诺夫尼岑和安娜其实是表兄妹)))所以为什么还会说出这种话啊wwwww

 

评论 ( 2 )
热度 ( 3 )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