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对象
不解释

头像是清方给我画的【。
夸夸她



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


乙女星人
bg洁癖
百花百狼半藏槐不拆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关于姜恪的几个疑点以及引申

讲真我挺好奇姜恪的事的

之前无意在小学部墙报上看到了”左相宣威沙漠,右相驰誉丹青“的句子

姜恪既然是左丞相,想必史料不少?

我去查了一下,到现在感觉非常迷?就和季汉的陈到差不多??

首先资料非常少

《新唐书》和《旧唐书》上目前只查到了


三月甲寅,姜恪为凉州道行军大总管,以伐吐蕃。

二月己卯,姜恪薨。                   

                                                ——《新唐书·本纪三》


诏司戎太常伯、同东西台三品姜恪为凉州道行军大总管出讨,会恪卒,班师。                                         ——《新唐书·列传一百四十一》


二月己卯,侍中、永安郡公姜恪卒于河西镇守。   

                                                ——《旧唐书·本纪五》


然后《资治通鉴·唐纪·唐纪十八》中的记载与《新唐书》中的无异。


己卯,侍中永安郡公姜恪薨。


不过新、旧两本唐书其实措辞略有不同?出讨镇守完全是两码事吧?

然后迷一样的百度百科表示他爹是姜宝谊

于是我找到了

姜宝谊,秦州上邽人。父远,仁周为秦州刺史、朝邑县公。宝谊游太学,受书,业不进,去为左翊卫,以积劳迁鹰扬郎将,领府兵,从高祖督盗太原。及起兵,授左统军,下西河、霍邑,以多,爵累永安县公,历右武卫大将军。刘武周使黄子英数盗雀鼠谷,帝遣宝谊击之。贼轻甲挑师,战接而三遁,逐之,伏发,宝谊为贼执,俄亡归。与裴寂拒宋金刚,战汾州,兵合,寂弃军走,宝谊复为所禽。帝闻为泣下曰:"彼烈士,必不下贼,死矣!"赐其家物千段,米三百斛。果谋还,被害。且死,西向大呼曰:"臣无状,负陛下。"贼平,诏迎其柩,赠左卫大将军、幽州总管,谥曰刚。子协,字寿,善篆籀。历燕然都护、夏州都督,封成纪县侯,谥曰威。             ——《新唐书·列传第十三》


     

老将军真的(先让我哭一会儿)

但是

并没有提到姜恪是他儿子啊?只有姜协啊!

于是我查了《资治通鉴·唐纪十七》,然后终于找到了

三月,甲寅,以兼司戎太常伯姜恪同东西台三品。恪,宝谊之子也。

     

但是我觉得疑点在于为什么新、旧两本唐书中都没有提到姜恪是姜宝谊的儿子,反而是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里提到了这个。姜恪既然做到了左丞相的位置,那么他父亲的列传里不可能没有记载啊。难不成他不是嫡子?这点实在是让我困扰。

其次,姜恪都做到左丞相了为什么两本唐书都不给他列传?他简直是各种在别人的列传里瞎窜(然而即使是那样似乎也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资料啊!)。

然后《新唐书·宰相世系表》中提到他是姜维的后代。这点更加不可思议了。虽然说我个人是个姜维粉,非常希望他能有后人存留,但是,还是应该把个人主观意识放到一边比较好?

首先按照《三国志》与《汉晋春秋》中的记载,伯约在蜀地的亲属皆被戮,这点是毋庸置疑的。不过难道他在魏国的亲人(包括他的母亲)真的能活下来?魏国的连坐法想必大家都知道,姜维光是投降,他的家属就已经被抓起来了。当他写下

但又远志,不在当归.                        ——《杂记》孙盛

     

的时候,想必他也知道此生无缘再见了。当然这点也是孙盛批判他不孝的原因。当然至于他母亲怎么给他写这封信,这封信究竟是不是他母亲写的(比如像徐庶母亲那样),这封信到底怎么到他手上的这些都很迷啊!如果这事是真的,他回信过去了,他在魏国的亲属肯定都活不了。如果这件事是孙盛杜撰,或是后人借孙盛之口杜撰的,那伯约在魏国的亲属也还是活不了啊,想想他后来11次北伐,无论是曹家还是司马家肯定都要灭口啊。所以讲真我一直对姜维有后人这事存疑(喜欢归喜欢,我觉得还是应该冷静分析)。因为毕竟不可能所有的历史记载都是真实的,因为这些史书大部分都是后人写的啊!

司马迁写《史记》,现在那些考古发掘都证实了司马迁很多都是瞎写的,他实际是为了寄托自己的情感(的确如此啊,就是他在列传七十《太史公自序》里面说的那样啊)

孔子作《春秋》子夏,子游等人皆不能改一词,但是,孔子在《春秋》里写吴国灭国了,事实上,吴国在孔子死后才灭国啊……

唐以后的历史就更不可信了,因为就是唐太宗开了君主能看本朝史官记载本朝史实的先例

然后吧,某某运动,反对旧文化,旧道德,打到某某某,要新文化,新道德,学习西方,肯定烧了不少史书吧?然后又是某个十年,某某大某某,破四旧,又烧……

我真的是……王介眉的《历代编年纪事》在袁枚那个时候还有呢!现在呢???有这本书吗???《汉晋春秋》现在是全的吗?《魏晋世语》我们又去哪里找全本呢???

大家干什么了?无非只是掘中国文化的根罢了

我愤慨,我气闷,有什么用呢?我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最后我顺便容我感叹句:

姜恪这名字真好啊

感觉

他果然也是有什么东西要一直守护的人吧


其实感觉说他是姜叙的后代更加可信(?





评论 ( 14 )
热度 ( 18 )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