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任何腐向!!!
拒绝任何腐女来说教我!!!
决不妥协!!!


高三

亦余心之所善兮 虽九死其犹未悔





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姜维清楚地记得

自己投靠季汉的时间——建兴六年

那一年,他二十七岁

子龙将军七十一

赵统赵广两兄弟比自己大一些

还有伯苗和子均

都是些游离于荆州和益州两个团体之外的人

或是意气用事,或是性格使然

从不在乎那些人到不屑于和他们交往

似乎也没有什么明显的界限

而自己呢?

本身就不属于那里

几套枪、几句话、几杯酒远比那些朝堂上形形色色的人更为真挚


千觞不醉,笑谈至天明

甚至在最后还约好了来年再共睹那满地的白梅

然后谁都没有等到那一刻


北伐的战鼓再一次敲响

出征前正宴饮的自己还想着归来后就能完成的约定

可是那跌跌撞撞哭着冲进来的

又是哪两个人的身影啊!


父亲去世的那天他没有哭

这一天也同样如此

可是他的双手是攥得那样地紧

而斜对面的邓芝和王平何尝不是如此?


后来的事发展得太快,快到让他都不想记起来

一次又一次的北伐

五丈原的星落

王平的离开

也不知是第几次北伐之际

邓芝去了涪陵

归来后

传来的是他故去的消息

然后是退守剑阁时连绵的阴雨,泥泞不堪的山路

还有赵广的战死沙场


只剩下一个

什么也没有的自己


梦中的赵将军还在和丞相下着棋

邓芝大说大笑地从大门外走进来

王平一比一划地指导着赵统赵广

自己站在一旁思念着故去的父亲

手中是那杆绿沉枪


梦醒了

才知道是梦

剩下的唯有那杆绿沉枪

只是耳畔还分明听得到梦中的低语



伯约

伯约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