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任何腐向!!!
拒绝任何腐女来说教我!!!
决不妥协!!!


高三

亦余心之所善兮 虽九死其犹未悔





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忘年交

         赵永昌亭侯云有二子,长子名统,幼子名广。二子聪敏卓群,虽非雄辩之才,亦具宽宏雅量,兼秉壮心雄志,皆从父习武,得一百零一式夹竹梅花枪、一百六十二式飘雪梨花枪、七式七突盘蛇枪等。蜀中人皆赞曰:“若得一儿似镇国之子,则生之幸也!”

         建兴六年,诸葛丞相军向祁山,未料天有数奇,克敌未果,但得天水麒麟儿来降,乃甘谷冀人姜伯约是也。武乡侯喜叹曰:“吾得一凤是也!”故携而返,口传笔授三韬六略以望其承北定中原之志。



          且说这日天光明媚,万里无云,恰逢番假,赵氏兄弟俩一大早向父亲请了安,预备着操练一番,孰料丞相传唤,赵统便径往武乡侯府去诣不提,赵广只得陪在父亲身边温习兵法。

         “广儿。”

           听到父亲蓦地唤着自己,赵广手一抖,将竹简急急落于桌上:“父亲何事?”

           一声长叹后,赵云开口了:”你且听我细细道来。你父亲我这一辈子不曾干过些什么结党私营之事,只愿得几位挚友共论胸臆,不料世事难测,半生竟无几个知己,就算有过,也都……”老将军的声音有些颤抖,“陈叔至去了,夏侯兰也不在了。“

          ”父亲……“赵广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他,竟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现在也只剩下你伯苗叔还来走动走动了。罢了,罢了。广儿,我教你的那套百鸟朝凤枪还记得吗?"

          "父亲教的枪法我怎敢忘记呢?本来正准备着和大哥演习演习的。“一提枪法,赵广就来劲了。

          "你大哥不在也无妨。你就在这里舞一套给爹看看。“赵云顿了顿,”来人,去取我的亮银枪来!“

          “爹……”赵广有些惊讶。那龙胆亮银枪是祖传之物,平日里是碰不得的,出征时也只有父亲能够驾驭。不知今日,他怎么一反寻常,竟破格要让自己来挥舞一番。


            枪取来了。凝视着这杆通体银白似雪的枪,赵广有些激动,三十多年来,他只见过它被父亲挥舞在手的身姿,却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也能尝试着去驾驭它。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赵广觉得自己的手上仿佛有千斤之重,他没有勇气拿起这柄可以代表父亲本人的枪,因为枪头的那条龙太过显眼而枪尖的银光隐隐散发着杀气。

           ”拿吧。“父亲催促着迟疑不决的他,话语中透露着一股不知名的强硬。

           赵广转过身来,朝着父亲深深鞠了一躬:”爹,儿子失敬了。”

           他拿起长枪掂了掂,很称手,仿佛就是为了他而打造的一样。父亲传授枪法的情景一一在眼前闪现,赵广唤起那套谙熟于心的枪法开始一招一式地挥舞起来。亮银枪在他的双手中游走,庭院中的白梅也纷纷落了一地,而那枪,则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

           一套枪法舞毕,赵广挥汗如雨,而老将军却怔怔地望着,出了神。

           赵广稍歇口气,将额头上的汗一把抹去,回过头来却发现父亲还在呆呆地望着自己舞枪的那片空地。他快步走上前去:“父亲!”

           赵云回过神来,望着他,笑了笑。

           赵广有些不解,依旧只是恭敬地站着。

           ”这套枪法当年是我师傅传给我的。“老将军望着一地的白梅若有所思,”当年他也是这样舞着自己的枪,舞着这一套枪法。只是,那是梨花。“

           ”爹……“赵广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父子之间只剩下一片沉默。

            ”广儿,你可还记得上次北伐来降的姜维?“老将军话锋一转。

           ”可是那天水麒麟?“赵广隐隐约约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听说他的枪法不错,只可惜未曾交手啊。“赵云深深叹了口气。

           赵广有些好奇:”父亲可曾见过这个姜维?“

            ”在丞相府中见过。一面之交罢了。“

           不知这个天水麒麟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赵广暗自忖度,父亲若是想和他交手的话,等什么时候请来便是了。

           知子莫若父,赵云仿佛一下子看穿了他的想法:”不过,就算是请来了,我这老朽也不会和他交手的。“

           ”那是当然,还用得着父亲亲自出马吗?我和他斗个几合便好。“将这句话说出口的赵广也笑了。

   

           ”报!“门仆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中监军、镇西将军姜维求见。“

           什么!赵广着实吃了一惊。老将军却笑了:“广儿,你不是正想着和他比试比试吗?这不就来了吗?请他进来吧。“

              不一会儿,一个后生出现在了父子二人的眼前,未等赵广看清他的样貌,他便弯下腰来深深地一揖“晚辈姜维,字伯约,天水冀县人,拜见永昌亭侯。”抬起头来容貌甚伟,面似晚霞。目若朗星,眉宇间透着遮掩不住的英气。

             天下竟有这等人物,赵广暗暗称奇。

            ”姜维,姜伯约。“老将军低声念了几遍,顺手捅了捅儿子的胳膊,”你看,可不比你们兄弟俩逊色吧?“

            赵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倒是那姜维替他解了围:”不不,在下可比不得老将军您那两匹龙驹。“

            ”过奖,过奖了。”

             赵云命下人服侍姜维就坐,与之论兵法,席间盛赞伯约,须臾,论至枪法。

           “听闻将军擅操长枪,不如让吾儿与你比试一把?”赵云端起茶杯小呷一口。

           “维不敢从命,若是伤了令郎,姜某可担当不起。”

           “无妨,无妨,犬子劳烦指教了。”

             姜维再次推辞,赵云执意不从:“将军若是推辞,那便是不给我面子。”

             ”既然这样,盛情难却。维多有冒犯了。”姜维再次作揖,“只可惜我那杆绿沉枪不在身边。“他面露难色。

            ”不打紧,老朽命人去取来便是了。“

      

             不多时,那柄绿沉枪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绿沉者,竹也,质坚而韧。取之于南山之巅,以火淬之,碧中透玄,以之为枪,配以恶金为刃,经年不坏。

             ”好枪,好枪!”赵云连连称赞,“果然天水一地能出奇物啊!”

             ”赵将军谬赞了,比起您的龙胆还是差远了。”镇西将军笑着谦让了

            “那就请将军不吝赐教,指点指点吾儿吧。”

             ”好。“

      

               面对着赵广,姜维握起那杆长枪:"请。“

             ”请。“父亲,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赵广暗自许诺。


               一个是天水的麒麟,一个是永昌亭侯的龙驹。

               一柄绿沉,一杆亮银,在两双不同的手中,化为一青一白两条龙,缠绕着,厮打着。白龙步步紧逼,青龙迂回盘桓,一地白梅飞舞。每当青白两杆枪碰撞时,都会发出尖锐的响声。

               赵广的手臂被震得发麻,姜维亦暗中吃痛,但是二人都不愿就此放下手中的长枪。两人你来我往,不知疲倦。下人们放下手中的活计,赶来观看,熙熙攘攘地在一旁助威呐喊。老将军则在一旁暗暗称奇,广儿的枪法长进了不少,那天水麒麟也是名不虚传。

               也不知过了几时,那白龙终是倦了,露出破绽,青龙抓住机会,一招将其顶翻。亮银枪坠落在地,绿沉枪还稳稳地待在姜伯约的手中。

              ”爹……我输了。“赵广有些不甘。

              永昌亭侯却没有怪罪他:”广儿的枪技大有长进,今朝虽负,也没给爹丢脸。倒是姜将军,犬子多有得罪,老朽给您赔礼了。“

              ”老将军快快请起。“姜维赶忙扶起赵云。

              ”真是精彩啊!只可惜邓伯苗未能亲眼目睹这场好戏啊。“

             ”谁说我不在的?“门口哈哈大笑地走进来一个人,”哈哈,好枪,好枪!今朝也是让我好好见识了一番。“

              ”伯苗,你这个人啊。“老将军豪爽地笑了起来,”也是啊,你这种人怎么会错过呢。“

             ”姜维拜见邓将军。“

             ”不必了,免礼。“邓芝抚掌一笑,”丞相可以盛赞过你的啊。敏於军事,既有胆义,深解兵意,凉州上士也。今天我也算是一睹你的风采了。子龙将军家的神驹也是名不虚传啊!“

            ”不必多言,今日就请二位于我府上一坐,特备薄酒,以待二位贵人。“


             是日,永昌亭侯特于府上大摆宴席,宴请邓车骑将军芝并姜镇西将军维共饮。三人相谈甚欢,遂结为忘年交。





            第二年  建兴七年   赵永昌亭侯亡  大将军姜伯约等众臣商议,柔贤慈惠曰顺,执事有班曰平,克定祸乱曰平,谥云曰顺平侯

           云亡后二十三年  延熙十四年   邓芝殁  

           邓伯苗殁后十二年  景耀六年  维于沓中为邓艾所败,退守剑阁。顺平侯之子广为护其撤退,殁于沙场

           是年,后主降魏



          山雨连绵,山路泥泞,士卒疲苦,羁旅不行。恰后主降魏之讯至,维痛惜叹曰:"悠悠苍天,何薄于我!臣等正欲死战,陛下何故先降?故友俱亡,徒留我姜伯约一人何用?"


           子龙,伯苗,子豹,待吾同归。






               


             

            



开学前最后一天写到凌晨也是拿生命在开玩笑,但是,是答应自己要写完的,所以做到了。

顺便,我怎么就是觉得文言文比半文言好写啊?!

中间绿沉枪的那段,其实是自己取了绿沉枪的一种说法然后瞎编的。因为

宋赵德麟《侯鲭录》云:“绿沉事,人多不知。”

写了很长的时间,许多的地方都去查资料了

读《三国志》的时候真的很为这几个人之间的知己之情感动,这是不同于爱情,友情和亲情的第四种情感,是无比珍贵的

表现不出这种情感的万分之一,希望各位不吝赐教

顺便赵广的字查不到,取了网上流行的一种说法

            

           

            



啊对,其实开始写的时候特别挤牙膏,觉得大纲都要比正文好看,所以在这边贴一下(x其实我自己也心水这个大纲啊


引子(文言)交代
赵氏父子唠家常→少友,陈到亡,夏侯兰亡,邓芝来往

让广舞枪

舞毕,提起姜维

姜维到

云与维唠叨,云盛赞维,让广与其比枪,维推让,云执意

广与维舞枪广不敌维此时邓芝出现,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哈哈,好枪,好枪!”

云维邓遂结为忘年交
结尾(文言)第二年(建兴六年),云亡延熙十四年,邓殁景耀六年,广随维出征,败于邓艾,为助姜维退守剑阁,殁于沙场维感慨故友俱亡,天命难测



赶不上正月十八,写了这篇,也算是个交代……

突然发现今年正月十八是惊蛰啊……姑苏,果然打雷了呢



          

          

评论 ( 6 )
热度 ( 31 )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