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即对象
不解释

头像是清方给我画的【。
夸夸她



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


乙女星人
bg洁癖
百花百狼半藏槐不拆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河中沙·杂论·一·论上官仪《入朝洛堤步月》

 入朝洛堤步月

              (唐)上官仪

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
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


        很久之前就想写这个了,但是一直没时间吧。这次也算是忙中偷闲。谈诗之前先来谈谈上官仪。

        翻过两个版本的《唐诗鉴赏词典》上面都提到他对唐诗的贡献

归纳六朝以来诗歌中对仗方法,提出“六对”“八对”之说,对律诗的形成颇有影响

   

        但是上官仪本人的诗风是承袭南朝的,因此他

 

诗多应制、奉和之作,婉媚工整,时称“上官体”

   

        从唐代到现在,我想,批判这种南朝诗风词风的人应该不少,但是,我认为,既然到现在这种类型的诗歌还依然存在着,那么证明它仍然具有一定的价值,并不能因为它缠绵婉媚而一棒子打死。不要说上官仪了,就是连初唐四杰王勃、杨炯、骆宾王、卢照邻的诗风也依然受着南朝的影响。在唐代也有很多人批评他们,但是这并不能否定它们,因为诗歌的价值就在那里,它是存在的。正如杜甫《戏为六绝句》中所说: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当然因为经历了五代十国的动乱,到了唐朝理应是不提倡这种诗风的,首先提出这点的是陈子昂

卢藏用《右拾遗陈子昂文集序》:“横制颓波,天下翕然质文一变。”

   

         首先说明我并不是要批评陈伯玉啊,因为毕竟自己也算是个粉啊,况且又是本家→小声:要是族谱还在的话翻一翻还说不定上面有他呢!

         虽然理应有变化,虽然后来这种类型的诗不再兴盛了,但是现在拿出来再来读一读的确还是觉得非常有味道的。对我而言,尤其是这首上官仪的《入朝洛堤步月》。要了解一首诗,必须要了解他的作者。那么上官仪是一个怎样的人,这首诗又是在什么时候写下的。在没有资料的情况下要首先从诗歌本身分析。

         诗题中“入朝”二字点名事件,此时诗人正在上朝的路上。“洛堤"点明地点,东都洛阳皇城外百官候朝处,因临洛水而名。”步“字点明百官缓缓入朝的情景。”月“点明时间。

        上朝理应在清晨,为何有月?

        首先,清晨其实是看得到月亮的,这似乎与”山月瞩“不相符,但是由尾联可知此诗作于秋,仲秋于暮秋的清晨月亮是清晰可见的。再者,古代人的清晨与我们现在的清晨是有一定区别的,并不是现在很笼统的早晨5、6、7点钟。古人清晨实际是指鸡鸣与昧旦两个时辰。”鸡鸣“为四更,即是1~3点。昧旦又叫昧爽,是天将亮的时间,五更,即是3~5点。古人有早起的习惯,但是鸡鸣就起来是不是太早了?非也。古人将一日二十四时分为四段,以春夏秋冬命名,晚上九点到次日三时为冬,睡觉最好的时间便是此段。所以其实不要说熬夜了,我们现在就是正常十点钟睡觉也是不利于身体健康的……另外关于上官仪本人所处初唐的具体情况将会在下文补充。

         诗题已解,不妨来看全诗。

入朝洛堤步月

              (唐)上官仪

脉脉广川流,驱马历长洲。
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

附流行版本的注释

⑴洛堤:东都洛阳皇城外百官候朝处,因临洛水而名。
⑵脉脉:原意指凝视的样子,此处用以形容水流的悠远绵长状。广川:洛水。
⑶历:经过。长洲:指洛堤。
⑷曙:明亮。


       我对此诗的评价大体可以简略为以下几个字:格律美,意境美,对仗工整。    

      首颔两联”陌陌广川流,驱马历长洲“虽不是一一对仗,但是自有一番韵味。“陌陌”二字就我看来除了实指洛水的悠远绵长外,另有一层深意。不知各位有没有想到汉代古诗十九首中的那篇《迢迢牵牛星》: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还有秦观的《鹊桥仙》: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陌陌”实通“脉脉”,若能如此联想,此诗则意境更上一层楼了。脉脉流淌的不止是洛堤下的洛水,还有那空中的银汉,斗转星移,就如人间车水马龙。就凭这首联就能压倒一片平庸之作。再观颔联“历长洲”,作者实是驱马入朝,却偏偏写成阅历长洲,意图览尽洛堤之景的豪情与得意一展无遗。

        接下来转至颈尾两联“鹊飞山月曙,蝉噪野风秋”。此二联充分体现了上官体的工整对仗,与上官仪本人提倡的“六对”“八对”完美契合。颈联化用曹操《短歌行》中“月明星稀,乌鹊南飞。”之句,又能让人联想到辛弃疾《西江月》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不过稼轩词中的这句可是化用上官仪的啊。【不好意思瞬间脑补出上官仪向辛弃疾讨要版权费的场景……】以景结情,含蓄蕴藉,但是似乎寒蝉鸣秋又倍感凄凉,而乌鹊南飞也不是什么好兆头,与首颔两句看似和谐却又有分歧之处。

         那么不妨来看看上官仪本人的情况:

上官仪早年曾出家为僧,后以进士及第,历任弘文馆直学士、秘书郎、起居郎、秘书少监、太子中舍人。他是初唐著名御用文人,常为皇帝起草诏书,并开创“绮错婉媚”的上官体诗风。龙朔二年(662年),上官仪拜相,授为西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麟德元年十二月(665年1月),因为唐高宗起草废后诏书,得罪了武则天,被诬陷谋反,下狱处死。

        由诗中表露的情感不难看出此诗作于上官仪为相之时,而查阅资料的确也是这样解释的:

 刘餗《隋唐嘉话》载,唐高宗“承贞观之后,天下无事。(上官)仪独持国政。尝凌晨入朝,巡洛水堤,步月徐辔”,即兴吟咏了这首诗。当时一起等候入朝的官僚们,觉得“音韵清亮”,“望之犹神仙焉”。可见此诗是上官仪任宰相时所作,大约在龙朔(唐高宗年号,661—663)年间。当时,百官上早朝没有待漏院可供休息,必须在破晓前赶到皇城外等候。东都洛阳的皇城,傍洛水,城门外是天津桥。唐代宫禁森严,天津桥入夜锁闭,断绝交通,到天明才开锁放行。因此上早朝的百官都在桥下洛堤上隔水等候放行入宫,宰相也须如此。不过宰相毕竟是百官之首,虽然一例等候洛堤,但气派自非他官可比。

         据说上官仪形貌昳丽多为当时人所夸赞,又执丞相之位,在率领百官入朝的时候自然是意气风发,能做出首颔两句,而后来下狱处死似乎也验证了颈尾两联。感觉真的是冥冥之中有天意吧。

         其实批评上官仪的人不少,但是我觉得吧,既然没有能力作出这么好的诗,那还是不要妄加评论了。总之这首《入朝洛堤步月》真好啊!  






         以上就是本人的拙见,如有不当,请指摘。

         感谢评论中 @春江花月 的指摘!”五代“已更正为”南朝“



PS: 

       刚刚查了下貌似上官仪是上官婉儿的祖父?暂且不去评价某些事,因为我也不怎么熟悉。但是上官一族对唐诗的贡献真的是不可比拟啊。

       

 


评论 ( 14 )
热度 ( 10 )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