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送给敌人炮弹,送给流离的伤兵火和车


道路啊,道路啊,剩下不再漫长,我很快会回到故乡。——等待都灵城


乙女星人
拒绝腐向
性格直白
三观不和,我混蛋
堆一些随笔日记,读书笔记也有自己喜欢的别的东西比如游戏什么的


Soyez tranquilles, messieurs.c'est mon sort


稽首皈依苏悉帝
头面顶礼七俱胝
我今称赞大准提
唯愿慈悲垂加护

【委托/龙设】@珊瑚

我爱死珊瑚她这个处刑之神的设定了!

这个是我到目前为止自己写得最满意的一篇委托啊

喜爱程度真的都要超过最早给云杉以及后来给琦琦的那篇了

真棒啊

突然发现写这篇我拖泥带水的毛病改了不少?!


Kunckle:

GUILLOTIE

GUILLOTIE THE MALICE




行刑


“你害怕吗?”他目光冰冷。

她面无改色。

“你害怕吗?”他再一次质问。

“如果你非要我回答的话。我的答案是:不。”

他有些惊讶,被那纤弱躯体所表现出的顽强所震慑住了。作为处刑之神,事实上,作为古老刑具于世间存在了那么多年的他,见证过,也深刻了解那些脆弱的人类。他们不是哭着祈求上帝的原谅,就是祈求刽子手的手下留情,就算是那些故作坚强镇定的,他们的腿和手臂也在不住地颤抖着。他听过各种各样的声音,有围观人群不满足的“嘘——”声,有被行刑者临死前绝望的哭喊,有群众毫无怜悯的疯狂大笑,有刽子手的轻哼,还有自己,自己从前未成人形时笨重刀片落下或者被赋予人形后手化刀片挥舞时的声音。但是面对眼前这位女子,他有些迟疑了。

“难道你不知死亡与恐惧为何物吗?”他再次发问。

她笑了:

“我是先导者,我是先驱。我是崇高的,我是美,我与善通行。我的行为不被众人所理解,但我仍然要献出自己的生命为众人洗清愚昧无知,我用自己的鲜血使他们明白自己应该去争取那些应有的权利。我是崇高的,我的断头台先生,或者,我应该称呼您为处刑之神?您应该见证过那些兴衰,那些往事,难道您还不明白先驱们倒下的意义吗?从这点看来,您还只是个孩子啊。不过,我喜欢您的坦率。请快点开始吧。”

她向着围观人群振臂一呼:“起来吧,我的人民,我的同胞们,醒醒吧!去改变,为了更美好的未来!”

断头台下的人以异样的目光看着她。

啊,她真是个疯子。这样想着,他摇了摇头。但是……

手化刃吗?算了吧……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一个凡人能看见他,能这样和他说话,除了神。他改变主意了。

一个吻温柔而残酷地落下,

血溅出来,

染红了黑夜。


一个凡人啊


只是一个狡猾的玩笑,

我会很快忘记她的。



但是,

他没有。





© 莫斯科的冬天不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